换白鹅

字猫:

才自精明志自高,生于末世运偏消。
清明涕送江边望,千里东风一梦遥。

       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,这一首说的是贾探春。判词前"画着两人放风筝,一片大海,一只大船,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涕泣之状。”这副画象征着探春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离别故土,船和海是暗示她远嫁的情景。那么两人放风筝又是什么意思哩?

  探春是贾政小老婆赵姨娘所生。在四姊妹中她排行老三,是最聪明、最有才干的一个。贾府通称三姑娘,又有诨名“玫瑰花”,鲜艳而有刺,连王夫人与凤姐都忌惮她几分。抄检大观园时她扇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——霸气!她工诗善书,趣味高雅,曾发起建立海棠诗社,是大观园中的一位大才女。她关心家国大事,有经世致用之才,曾奉王夫人之命代凤姐理家,为了捧太太重用的奴婢袭人而打压赵姨娘,造成明明是奴婢家眷不该有丧礼费却高过身为姨太大赵姨娘的家眷,并主持大观园改革,堪称一位雄才伟略的女政治家、改革家。

        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小姐姐,随着家族末落,命运也一样让人感到悲哀,远嫁异乡,山高路远,隔绝了与家人的联系。

那么为什么又是“清明”?为什么又是“东风”又不免引出很多遐想。

字猫:

二十年来辨是非,榴花开处照宫闱。
三春争及初春景,虎兕相逢大梦归。
  还是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,这一首说的是贾元春。判词前面“画着一张弓,弓上挂着香橼”(弓字谐“宫”字,证明与宫廷有关;橼,又名枸橼,为芸香科柑橘属植物,佛手柑为其变种,谐“元”字音)。
  元春是贾家的大小姐,贾政长女。以“贤孝才德”被选进宫里做了女史(女官名),之后又被晋封为“风藻宫尚书”,加封“贤德纪”,是荣府女性中地位最高的一位。贾家势力煊赫,除靠祖宗功名基业外,另靠着家里出了“皇娘”这层关系。
  “二十年”可能是个虚指,说元春一生明理。她从贵族之家到宫廷,政治上的是非兴衰见的多了。
二句石榴花开在宫廷里,喻元春的荣耀。为了她归家省亲,竟然修造一座规模宏丽的皇家式的大观园,再看她元宵节归省时烈烈轰轰的盛大场面,简直无与伦比了。至于为什么是“石榴花”又可以引出很多猜测。
三句可能是说,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姊妹的命运无法与元春相比。当然也有其他解释。
四句有“虎兕”、“虎兔”两种说法。“虎兕”有可能暗示元春死于两派政治势力的恶斗之中。“虎兔”据说是高鹗妄改,以照应后四十回元春染疾后死于兔年虎月。

“兕”让我写成大长腿……

字猫:

       可叹停机德,堪怜咏絮才;

  玉带林中挂,金钗雪里埋。
  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。宝玉看“副册”仍是不解,又去看“正册”,见第一页上“画着两株枯木,木上悬着一围玉带;又有一堆雪,雪下一股金簪(两株枯木是“林”字,雪谐“薛”音)。下面就是这首判词。
“可叹停机德”指宝钗。【停机德】借指女子的行为符合当时所规定的妇德。典故出自《后汉书·列女传》,大意是东汉的乐羊子外出求学,学未成而归家,其妻割断织机上的丝线,用以规劝乐羊子。小时候听过“半途而废”这个成语故事吗?也出自这个典故。

“堪怜咏絮才”指黛玉。【咏絮才】是指才思敏捷的女子,典故出自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。谢道韫(yùn)是东晋女诗人(谢安侄女,王羲之儿媳妇)。一日大雪,谢道韫叔父谢安出句:“大雪纷纷何所似?” 谢道韫堂兄谢朗答曰:“撒盐空中差可拟。”谢道韫答道:“未若柳絮因风起。”“咏絮才”中的“絮”,即谢道韫所对之句中的“柳絮”,然此句是以柳絮喻雪,表面写柳絮,实则写雪。
“玉带林中挂”一句中,将前三个字倒过来,就是“林黛玉”的谐音。“林中挂”又暗示了宝玉对黛玉的牵挂。
“金簪雪里埋”代指薛宝钗,簪与钗都是古时女子头饰,“雪”谐音“薛”,同时“雪里埋”又暗示了宝钗收到的凄苦与冷落。

字猫:

今天写回行草,啥练得少点啥就退步……
警幻仙姑歌辞
  春梦随云散,飞花逐水流。
  寄言众儿女,何必觅闲愁。
  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。宝玉在可卿房里睡着,梦见自己在可卿引导下来到了一个“人迹稀逢,飞尘不到”的仙境(即第一回书中提到的“太虚幻境”),正欢喜间忽听到山后有人作此歌。
       佛教认为苦恼都起源于情欲,所谓“一切恩爱会,无常难得久。生世多畏惧,命危于晨露。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。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”警幻仙子让宝玉听见这支歌,估计是想点醒他,不要自寻烦恼陷入情爱的泥淖中无法自拔。然而,宝玉自然不可能被点醒。如果他此时就顿悟出家,那么《红楼梦》到此便“全剧终”了。
  

字猫:

  薄命司联语
  春恨秋悲皆自惹,花容月貌为谁妍?
*后面有胖胖
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五回。宝玉到了太虚幻境随仙姑进入二层门里,看见两边配殿挂着许多匾额,“痴情司”、“结怨司”、“朝啼司”、“夜怨司”、“春感司”、“秋悲司”云云。
【警幻仙姑道:“此各司中皆贮的是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,尔凡眼尘躯,未便先知的。”宝玉听了,那里肯依,复央之再四。仙姑无奈,说:“也罢,就在此司内略随喜随喜罢了。”宝玉喜不自胜,抬头看这司的匾上,乃是“薄命司”三字,两边对联写的是:春恨秋悲皆自惹,花容月貌为谁妍?】

字猫:

有金粉的字真是不好拍,最后还是用我庞大的身躯挡住灯光才能看见字,但没有bulingbuling了……下次还是老老实实写黑字

  “须臾茶毕,早已设下杯盘,那美酒佳肴自不必说。二人归坐,先是款斟漫饮,次渐谈至兴浓,不觉飞觥献斝起来。当时街坊上家家箫管,户户弦歌,当头一轮明月,飞彩凝辉,二人愈添豪兴,酒到杯干。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,狂兴不禁,乃对月寓怀,口号一绝云:
时逢三五便团圆,满把晴光护玉栏。
天上一轮才捧出,人间万姓仰头看。”
此诗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一回。中秋夜,甄士隐把贾雨村从葫芦庙请到家里饮酒,“当时街坊上家家策管,户户弦歌,当头一轮明月飞彩凝辉,二人愈添豪兴,酒到杯干”。贾雨村乘着酒意,狂兴不禁,吟出这首诗。
  其实我是很喜欢这首诗的,前两句虽无甚特别,后两句却气象不凡——很霸气啊!一旦有出头之日,就要使“人间万姓仰头看”。主流评论说这个落魄穷书生名利心多重,野心多大,又多么厚颜无耻!当然这也是结合后面的剧情和所谓阶级局限性不得不捆绑在一起的。这里就不展开啰嗦啦。
甄士也称赞他:“吾每谓兄必非久居人下者,今所吟之句,飞腾之兆已见,不日可接履于云霓之上矣。可贺!可贺!”在甄士隐资助下,雨村进京赴考,果然十分得意,“会了进士,选入外班”,任了知府,平步青云了。

有兴趣可以看看电视剧《红楼梦》这段贾雨村的吟诵。

字猫:

【玉在椟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】

       出自《红楼梦》第一回
  贾雨村是个利欲黛心的人,同时又才干优长,并非草包。这种人正是封建社会名利场中富有竞争潜力的好手。即便在穷困落魄之时,他也按捺不住勃勃的野心。在万家团圆的中秋月夜,对着冷月清辉,一面想着倾心的美人;一面又想到尚无出路,前程茫茫,故念出这样联语,抒发自己壮志难酬的情绪。这副联语恰合他的身分。这种“按头制帽”(清人张新之语)的手法,表现了作者高超的艺术才能。
  这副联语的高明处还在于,把贾雨村的“姓”和“字”自然巧妙地嵌了进去。“求善价”的“价”,谐“贾”的音;“待时飞”的“时飞”恰是贾雨村的字。
  有人以为,上联的“玉”字隐指贾宝玉,隐喻宝玉之后被捕坐牢,黛玉忧忿而死,宝玉理想落空;下联的“钗”字隐指薛宝钗,隐喻宝钗安分守拙,但总想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。

字猫:

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
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?
 @墨铭奇妙 
是不是还是黑色顺眼一些?

要不挖个《红楼梦》诗词的坑?